天猫刷单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

天猫刷单 - 《兰心大剧院》:自嗨之后还剩些什么|荔枝娱评

天猫刷单 -《兰心大剧院》:自嗨之后还剩些什么|荔枝娱评
--

  文/耷子

  (作者耷子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影评人,执行制片,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;本文系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《兰心大剧院》是娄烨继18年前的《紫蝴蝶》之后,再次聚焦老上海谍战风云的电影。相对于《紫蝴蝶》的混乱与病态,《兰心大剧院》的失控指数似乎有所降低,开始往类型片的方向使劲:戏中戏架构、时空交叠、暴烈枪战等等一应俱全。在正片亮相之前,我们甚至可以构建出一个相当华丽的想像空间——从好莱坞早期黑色电影到当下的“飒女”动作片,《兰心大剧院》似乎要包圆了。

  赶紧打住!从前那个热衷于自嗨的娄烨,绝不会轻易让一部电影看起来那么“简单”,考验观众几乎是他永恒的艺术追求。这部被期待了两年多的《兰心大剧院》,在形式感上如同一场疯魔般的大胆实验,超过了其以往任何一部电影。

  在当下世界影坛,除了《罗马》《恺撒必须死》等少数登上艺术巅峰的作品外,鲜有导演敢用黑白影像进行叙事,但《兰心大剧院》完成了这项可怕的挑战。从影像效果上看,影片贯穿到底的阴冷和挥之不去的朦胧感,创造出了一个完全不同于常规印象中的老上海,每个角色都如幽灵一般穿梭于危机四伏的时代。只是,这种以强大野心堆积起来的氛围,并未让整个故事爆发出应有的张力,出离任性的剪辑再次显露出娄烨“渴望商业,难舍艺术”的纠结与分裂。我们很难搞清娄烨究竟是想让观众寻求一种整理情节逻辑的快感,还是让人沉溺在“不明觉厉”的氛围中而为他的艺术挑战啧啧称奇。

  影片对女主人公于堇(巩俐饰)的期望极高,恨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,为她加载最多的角色意义。作为女演员的她,陷入了疲于奔命中。不仅要在舞台上伪装成另外一个人,还要在生活中承担无数角色——妻子、情人、养女,以及一个游走在刀锋上的间谍。除此之外,她和一个日本情报官的已故妻子长得很像,还与一个伪装粉丝的年轻女特务有着诡异的情愫。

  只是,这个貌似神秘而复杂的女性角色,在片中并未被清晰的故事细节支撑起来,与之产生关系的男性角色也点到即止,大量的留白只能让人脑补出于堇在每一条情节线上的处境。由此造成的结果是,即使海量篇幅都瞄准了女主人公,但你依然很难走进这个角色的内心。我们很难彻底否定演员们的表演努力,但游离感从未消失。

  另一个造成这种游离感的原因,是娄烨再一次将手持摄影用到了极致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摄影师曾剑在《推拿》中展现了令人叹服的摄影才华,但在《兰心大剧院》中,摄影风格与情节的粘合并不精准,过度的手持跟踪拍摄和庞杂的环境元素堆积,让本就黯淡的黑白镜头始终处于摇晃状态,眩晕感从未消失。炫技式的转场镜头并不如《鸟人》那样行云流水,也大大减损了演员的表演魅力。

  《兰心大剧院》浪费了一群实力派演员,再多的“质感迷恋”也拯救不了这个结果。最可惜的当然是巩俐,就如娄烨当年在《紫蝴蝶》中用瞎了章子怡一样,尽管他也给了这位能力超强的女演员相当数量的特写镜头,但既没有捕捉到巩俐的魅力释放点,也没有过硬的剧本来为角色赋能。

  巩俐扮演的老上海女明星,从衣着到妆容都与那个时代的女星相去甚远,全靠巩俐的气场苦苦支撑,但效果就如中年时代的好莱坞女星琼·克劳馥,你相信她曾经艳光四射魅力无穷,但不相信她此刻仍可以呼风唤雨。在黑白光影的局限下,巩俐的表演被严重抑制,你始终怀疑影片是为了追求形式感,而导致了表演素材不足。如若表演素材充足,那么一定是在剪辑上出现了不可原谅的失误。

  《兰心大剧院》并不像是一次严谨的艺术探索,更像是“正常”了好几年的娄烨,向所谓艺术片迷们的一次投喂,狠狠释放了自己憋了太久的玩心,但调皮得并不可爱。这部电影如此慌乱、草率和突兀,娄烨自嗨过后,不知还剩些什么。



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